欢迎来到绿资酷
当前位置: 首页 > 环保公益研究 > 案例故事
野象比动物园的大象有趣多了
1301

我已经从老挝回来,在回北京之前,我顺路去了趟西双版纳的野象谷,这里可能是中国最容易看到野生亚洲象的地方了。


当我们到达野象谷的时候,北京师范大学大学的研究生周方易已经在等我们了,他是张立教授的学生。为了不错过任何与野象相遇的机会我们头天就住到了野象谷附近,并且安排好第二天一早,一开门就进园寻找野象。


周方易同学正在测量太阳直射下的温度


有了周方易的前期侦察,我们可以说是对这里象的情况有一定了解,在得知目前每天在这里出现的象在不断减少,前一天只有一群象在这里活动今天不确定还在不在之后,我们的内心是忐忑的。


毕竟是野象,所以什么时候能看到只有象群自己知道,它们倾向于晚上跑到山上去睡觉,白天再顺着象道下山,在中午的时候下水洗个澡。


其实我们一早八点就到了大象最有可能出现的区域,不过大象们只是在远方的树叶遮敝下若隐若现,期间很多游客匆匆而来失望离开,却不知道大象就在密林深处不远的地方。


偷偷地看躲起来的小象


周方易在做关于亚洲象体温调节的研究,他根据当天的阳光和温度推测象群会在11点半下水洗澡,时间将到,象群在树后明显集结,然后排着队向着远离水塘的方向走去。。。


“周方易同志行不行啊”,我开始产生了遐想,不过他故作沉稳的告诉我们大象走不远,会回来的。


中午,我们去小卖部买泡面的时候,看到了走出去不远的象群,同时又听说在大门附近,目前正有另一群野象出没。所以我们面临了选择,是继续等这群象洗澡还是赶去门口看另一群?


还是周方易做出了决定,我们等这群象吧,它们今天还没喝水呢,一定会回去喝水的。我一听,有道理,专家就是专家,结果我们一碗泡面还没吃完的工夫,象群就开始往水塘的方向移动。



然后我就看到了大象们欢脱地洗澡、玩耍,这么大的动物能如此自由自在非常令人感动。对于这个物种没有人陌生,绝大多数动物园也都有象,但当我看到野象,我才发现它们比动物园的大象有趣多了。


只有半边露出水面的大象你见过么?


我对大象洗澡进行了直播,可是由于网络差,最终直播坏掉了,可惜了直播过程中周方易的解说,所以我把解说内容整理成文字,先来看一段大象洗澡的视频吧。




陈:  这群象在干什么?


周方易:大象在洗澡,这是它们每天非常喜欢的活动,在中午气温升高之后,它们会来洗澡,一方面是喝水,另外一方面是降温,也是清洁。注意看象站在水中会把鼻子插入水底,那是在挖掘水底淤泥,它们会食用这些淤泥获取其中的矿物质。这里其实是一个水湾,物质会在这里沉积,水又够深,所以它们会喜欢来到这里。


吃淤泥的图没有,但是拍到这只小公象对屎很感兴趣


陈:所以象群每天都在这里洗澡吗?


周方易:也不是每天,会因季节而有差异,可能现在旱季它们会更倾向于来到水源。


小象洗澡各种你推我搡,喜欢把对方摁在水里乐一乐


陈:这群象有多少只?这里只有这一群象吗?


周方易:这群象我数了一下有15只,这一带前些天有50多只象。每群象以雌性为首领,小象在群体中出生,雌象会留在象群中,而雄性会在成年之后独自生活。所以我们现在看到的象中只有雌性和亚成年的雄性,亚洲象雄性有露出嘴外的象牙,雌性象牙不露出嘴外或者露出非常短,成年雄性往往单独活动。


小公象


陈:我看到你导师的书里写到,在人打扰少的区域,亚洲象每天多次往返于食物和水源之间,在人为活动频繁的区域,亚洲象会集中一次去饮水。是这样吗?为什么?


周方易:是有这样的情况的,可以说大象还是在刻意回避和人的接触可能带来的冲突的。


陈:中国现在还有多少亚洲象?


周方易:数量大概是250只左右亚洲象。


陈:亚洲象面临的威胁有哪些?


周方易:最主要的问题还是栖息地的减少,还有因栖息地减少进一步引发的人象冲突,我们国家严格的法律保护下现在已经基本不会发生象被报复性猎杀的情况,而在中国以外,对于世界上的亚洲象来说,因人兽冲突导致的报复性猎杀也是亚洲象数量减少的原因。


陈:现在在中国,人已经不伤害象了,但是象却在伤人?


周方易:确实有一些大象给人生命财产安全带来的损失,大象并不主动寻找冲突,现在会对象群有实时监测,比如大象过路的时候,会有监测人员拦截车辆、行人,让象过路之后在恢复通行,减少冲突的可能性。


陈:我们看到大象洗完澡了,它们在岸上重新集结了。


周方易:是的,它们现在在把地上的土洒到自己身上,因为洗澡之后它们的皮肤是裸露的,用土覆盖可以减少蚊虫的伤害。


陈:我看到有象躺在地上了。


周方易:那是一只亚成年的象,年轻的小象喜欢玩耍,所以会更多表达玩耍、打闹等行为。成年象则会相对沉稳。


哥们你头真圆


陈:所以大象是怎么睡觉的?


周方易:大象睡觉是侧躺的,并且无法躺着翻身,需要站立之后再从另一层躺下。


陈:大象每天要睡觉多久?


周方易:1-3个小时。


陈:这么少的吗?那吃饭呢?


周方易:吃饭可以用到将近20个小时的时间。


陈:居然用这么久的时间吃饭。我看到大象行走的路上或者聚集的地方,没有什么林下植物,大象会毁坏植物吗?


周方易:大象的行走和取食确实会对植物群落造成扰动,形成象道,会对不同植物产生正负影响,但这样的扰动是大象和这个雨林生态系统相互适应演化的结果,是大自然正常的过程。


野生大象的粪便


大象的粪便可以帮助植物种子传播,同时大象的活动也给其它动物带来了活动空间,大象走过的地方空旷好走,很多动物喜欢利用。


大象途径之处会有一个个小水坑一样大小的脚印


陈:最后一个问题,作为一个学者,研究大象和保护大象,你更看重哪一个?


周方易:研究和保护同样重要,我觉得研究和保护都是为了造福人类。刚刚我们说了大象的生态作用,那么还有很多的作用是需要继续研究的。这些研究成果有现实意义的前提是大象必须被保护下来,不仅是这个物种不灭绝,而且大象的野外栖息地,大象的遗传多样性,大象在野外的习性,都要保护下来。而怎样才能更有效地保护大象,又需要研究来回答。


甩甩泥巴更健康


一起守护我们的亚洲象



本文转载自微信公众号“ 猫盟CFCA

原文链接:https://mp.weixin.qq.com/s/xkNKNmzxS3yaNdMNXErFPw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知春路36号碧兴园2号楼1606室
邮编:100088
邮箱:comm@hyi.org.cn
在以下平台关注我们
合一绿学院 ©2017
技术支持:溪泽源 | 京ICP备17053947号-1